东郡太守东光侯——耿纯

发布时间:2014-9-4  来源:本网站  作者:管理员  浏览次数:2839

东郡太守东光侯——耿纯

 

    耿纯乃光武中兴名将。明帝时图画功臣,列为云台二十八(宿)将之一,排列第十三。

   

人生履历

  

     耿纯(公元?——37),字伯山,新莽末巨鹿宋子(今河北赵县东北)人。家世巨鹿大姓。幼学于长安,曾任纳言士。新莽政权灭亡,投奔更始部将李轶,被任为骑都尉,受命安集赵、魏。后率宗族宾客二千余人归附刘秀,拜前将军,封耿乡侯。从破王郎、击降铜马、赤眉等农民起义军。真定王刘扬谋乱,被其设计擒斩。刘秀称帝后,自请拜东郡太守,定封东光侯。死后谥成侯。

 

传奇故事

  

    耿纯乃巨鹿大族,在新莽末年天下大乱的形势下,能够顺应形势, 归附刘秀,成为东汉开国功臣,这中间有许多传奇故事。

   

依更始任骑都尉


 耿纯之父名耿艾,官拜王莽济平尹(王莽改定陶国日济平)。耿纯学于长安,因除为纳言士(王莽法古置纳言之官,即尚书也。每官皆 置士,故日纳言士也。)。王莽败,更始立,使舞阳王李轶降诸郡国,耿纯父耿艾降服,还为济南太守。更始时李轶兄弟用事,专制方面,宾客向他游说者甚众。耿纯连连求谒不得通,久之乃得见,因说李轶日:“大王以龙虎之姿,遭云风之时(遭,遇也。《易》日:“云从龙,风从虎")奋迅拔起,期月之间兄弟称王,而德信不闻于士民,功劳未施于百姓,宠禄暴兴,此智者所忌也(《前书》陈婴母谓婴日:“暴得富 贵者不祥也”,故云智者之所忌也)。兢兢自危,犹惧不终,而况沛然自足,可以成功者乎(《后汉书·耿纯传》)?李轶奇之,且以耿纯为巨鹿大姓,乃承制拜耿纯为骑都尉,授以节,令安集赵、魏。

  

率领累族归刘秀

  

    当刘秀渡河至邯郸,耿纯即前往谒见刘秀,刘秀深接待之。耿纯退,见刘秀官属带兵法度不与其它的将领们同,遂求自结纳之,献给刘秀马及缣帛数百匹。刘秀北至中山,留耿纯守邯郸。等到王郎反(《东观记》日:“王郎举尊号,欲收纯,纯持节与从吏夜逃出城,()()

节道中,诏取行者车马,得数十,驰归宋子,与从兄欣、宿、植俱诣上所在卢奴,言王郎()()状’’。),刘秀自蓟东南驰走,耿纯与从昆弟耿欣、耿宿、耿植共率宗族宾客二千余人(《续汉书》日“皆衣缣襜褕衣’’也。),老病者皆载木自随,奉迎于育(《左传》日:“又

如是而嫁,将就木焉。’’木谓棺也,老病者恐死,故载以从军。育,县名,  故城在今河北宁晋东北)。刘秀拜耿纯为前将军,封耿乡侯(郦道元注《水经》日,()郎水北有耿乡,光武封耿纯为侯国,俗谓之宜安城。其故城在今河北藁城县西。),耿欣、耿宿、耿植皆为偏将军,使与耿纯居前,降宋子,从攻下曲阳及中山。

  

燔烧屋室示决心

  

    当耿纯率宗族宾客归附刘秀时,而其他的郡国降于邯郸王郎,耿纯恐怕自己宗家怀异心,乃使耿欣、耿宿归去烧其庐舍。.刘秀问耿纯因为何故,耿纯说:“窃见明公单车临河北,非有府藏之蓄,重赏甘饵,可以聚人者也’’(《黄石公记》日:“芳饵之下必有悬鱼,重赏之下必有死夫’’。《易》日:“何以聚人,日财’’。故()纯引之。),徒以恩德怀之,是故士众乐附。今邯郸自立,北州疑惑,()纯虽举族归命,老弱在行,犹恐宗人宾客半有不同心者,故燔烧屋室,绝其反顾之望’’(《后汉书.耿纯传》)。刘秀为之叹息。及至部,刘秀止传舍,部大姓苏公反城开门迎纳将李恽。耿纯先觉察知晓,率兵逆与李恽交战,大破斩之。接着,从平邯郸,灭王郎,又破铜马军。

 

殊死战斗勇顽强

   

    更始二年(公元24)秋,刘秀在馆陶(今河北馆陶)大破铜马军之后,接着,又乘胜迅击在射犬的赤眉军别部及青犊、大彤等农民起义军。当时在射犬聚集有青犊、上江、大彤、铁胫、五幡等农民起义军十余万人。耿纯军在前沿,离刘秀军众营数里,农民军忽然夜间进攻耿纯军,矢下如雨的射向耿纯军营中,士卒死伤甚多。耿纯勒令部曲,坚守不动。挑选二千名敢死士兵,俱持强弩,各傅三矢,使衔枚间行,绕出进攻的农民起义军后边,齐声呼噪,强弩并发,进攻耿纯军营的农民军惊走,耿纯追击,遂破之。而后,驰骑向刘秀秉报。第二天,刘秀与诸将俱至耿纯军营,尉劳耿纯说:“昨夜困乎?’’耿纯说:“赖明公威德,幸而获全。’’刘秀说:“大兵不可夜动,故不相救耳。军营进退无常,卿宗族不可悉居军中’’(《后汉书·耿纯传》)。于是以耿族人耿圾为蒲吾(县名,属常山郡,故城在今河北平山县东南)长,悉令将耿氏宗族居住在那里。

 

荐举从弟代己任

   

    更始三年(公元25)六月己未,刘秀正式即皇帝位,封耿纯为高阳侯。击刘永于济阴,下定陶。起初,耿纯从攻王郎时,堕马折肩,时疾发,于是还诣怀宫(唐李贤注:怀,河内县名,有离宫焉)。光武帝问耿纯:‘‘卿兄弟谁可使者",耿纯荐举其从弟耿植,于是光武帝使耿植率耿纯营,耿纯犹以前将军随从。

 

计杀刘扬平真定

  

     建武二年(公元26),真定王刘扬(景帝七代孙)复造谶记云:“赤九之后,瘿扬为主’’(唐李贤注:汉以火德,故云赤也。光武于高祖九代孙,故云九。瘿,中医指生长在脖子上的一种囊状的瘤子,主要指甲状腺肿大等病症)。刘扬得了大脖子病,欲以此惑众,与绵曼

贼相勾结(绵曼,县名,属真定国,故城在今恒州石邑县西北,俗音讹,谓之“人文’’,故城也)。建武二年(公元26)春,光武遣骑都尉陈副、游击将军邓隆召征刘扬,刘扬闭门不纳陈副、邓隆等。于是复遣耿纯持节,行敕令于幽、冀,所过之处并使其慰劳王侯。但又密

敕耿纯说:“刘扬若见,因而收之’’(《后汉书·耿纯传》)。耿纯从吏士百余骑与陈副、邓隆相会于元氏,俱至真定,止于传舍。刘扬称病不谒,以耿纯真定宗室之出(男子谓姐妹之子为出也),遣使与耿纯书,欲相见。耿纯回答说:“奉使见王侯牧守,不得先诣,如欲面会,宜出传舍"(《后汉书·耿纯传》)。时刘扬弟  ()【临]邑侯刘让及从兄刘细(《东观记》、《续汉书》“细"作“绀’’)各拥兵万余人,刘扬自恃众强而耿纯意安静,即从官属诣之,兄弟并将轻兵在门外。刘扬入见耿纯,耿纯接待以礼敬,因延请其兄弟,皆入传舍,于是闭阁悉诛之,因勒兵即出。真定震怖,无敢动者。光武帝怜刘扬、刘让反谋未发,乃并封其子,复其故国。

 

天下略定求治郡

  

    耿纯平定刘扬谋反后返回京师,因自请日:“臣本吏家子孙,幸遭大汉复兴,圣帝受命,备位列将,爵为通侯。天下略定,臣无所用志,愿试治一郡,尽力自效。”光武帝笑日:“卿既治武,复欲修文邪’’(《后汉书·耿纯传》)?于是拜耿纯为东郡太守。

  

治东郡吏民悦服

   

    耿纯任东郡太守后,既不负圣望,也不负民望。他在刚任东郡太守时,东郡尚未平定,他视事数月,盗贼清宁。建武四年(公元28),诏耿纯率兵进击更始东平太守范荆,范荆投降。进击太山济南及平原贼,皆平定之。居东郡四年,时发干长有罪,耿纯案奏,围守之,奏未下,长自杀。耿纯坐免职,以列侯奉朝请。后从击董宪,路过东郡,百姓老小数千人跟随光武帝车驾涕泣,云“愿复得耿君’’。光武帝对公卿说:“()纯年少被甲胄为吏耳,治郡遁能见思若是乎’’(《后汉书·耿纯传》)?

    建武六年(公元30),,耿纯被定封为东光侯(东光,故城在今河北东光县东南二十里)。《续汉书》日:“六年,上令诸侯就国,()纯上书自称,前在东郡案诛涿郡太守朱英亲属,诚不自安。"制书报日:“侯前奉公行法,朱英久吏,晓知义理,何时当以公事相是非!然受尧舜之罚者不能爱己也,已更择国土,令侯无介然之忧。’’乃更封()纯为东光侯也)。耿纯辞帝赴国。光武帝说:“文帝谓周勃‘丞相吾所重,君为我率诸侯就国’,今亦然也"(《后汉书·耿纯传》)。耿纯受诏而去。至邺,赐谷万斛。到国,耿纯吊死问病,民爱敬之。建武八年(公元32),东郡、济阴盗贼群起,遣大司空李通、横野大将军王常击之。光武帝以耿纯威信著于卫地(唐李贤注:东郡旧卫地也),遣使拜耿纯为太中大夫,使与大兵会东郡。东郡闻耿纯入界,盗贼九千余人皆诣耿纯处降服,大兵不战而还。于是光武帝玺书复以耿纯为东郡太守,吏民悦服。

  

宗族封侯、官吏多

  

    建武十三年(公元3"7),耿纯卒于官,谥日成侯。耿纯宗族封侯及当官者甚多。他死后,其子耿阜嗣爵。他的从昆弟耿植后为辅威将军,封武邑侯(武邑,县名,今河北武邑)。从昆弟耿宿官至代郡太守,封遂乡侯。从昆弟耿欣为赤眉将军,封著武侯,从邓禹西征,战

死云阳。凡宗族封列侯者四人,关内侯者三人,为二千石者九人。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城门校尉朗陵侯—臧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