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门校尉朗陵侯—臧宫

发布时间:2014-9-4  来源:本网站  作者:管理员  浏览次数:2460

 城门校尉朗陵侯—臧宫

 

     臧宫乃光武中兴名将。明帝时图画功臣,列为云台二十八(宿)将之一,排列第十四。

   

人生履历

  

 臧宫(公元?——58),字君翁,东汉初颍川郏(今属河南)人。少为县亭长、游徼。新莽未年,率宾客参加下江兵。随刘秀征战,平河北,任偏将军。及刘秀称帝,为侍中、骑都尉,封成安侯。转辅威将军。助岑彭伐蜀,破荆门;复从吴汉取成都(今属四川),灭公孙述。任广汉太守,镇抚蜀地。更封酂侯,定封朗陵侯。后历任太中大夫、城门校尉、左中郎将等职。为人质朴谨慎,故为光武帝信用。卒,谥愍侯。

 

传奇故事

   

    臧宫从一个小小的县亭长、游徼,在加入下江兵,跟从刘秀征战后,逐步成为刘秀信任的著名将领,这其中有许多动人的传奇故事。

  

诸将称其征战勇

   

    臧宫少时做过王莽政权的县亭长、游徼(《续汉书》日“每十里一亭,亭有长,以禁盗贼。每乡有游徼,掌循禁奸盗”也),后来率宾客参加农民起义的下江兵为校尉,因他在随从光武刘秀征战中表现出色,诸将多称赞其勇。光武观察臧宫勤力少言,甚亲纳之。及到河北,以为偏将军,从破群贼,数陷阵却敌,果如诸将所称。

   

以功拜辅威将军

  

     更始三年(公元25)六月己未,刘秀正式即帝位后,以臧宫为侍中、骑都尉。建武二年(公元26),封成安侯(成安,县名,唐属颍川郡,故城在今河南临汝县东南。)建武三年,将突骑与征虏将军祭遵进击更始将左防、韦颜(《华峤书》“韦”字作“韩”)()[]阳、郦,悉降之。建武五年(公元29),带兵徇江夏,进击代乡、钟武、竹里,皆下之(钟武,县名,故城在今湖南衡阳县西北)。光武帝使太中大夫(《华峤书》日:“使张明”也)。持节拜减宫为辅威将军。建武七年(公元31),更封臧宫为期思侯(期思,县名,属汝南郡,故

城在今河南准滨东南期县镇)。率军进击梁郡、济阴,皆平之。

  

屯兵骆越安越人

   

    建武十一年(公元35),臧宫率兵至中庐,屯骆越(中庐,县名,属南郡,故城在今襄樊市南漳县境。盖骆越人徙于此,因以为名)。是时蜀帝公孙述将田戎、任满与东汉征南大将军岑彭相拒于荆门,岑彭等战数不利,越人谋叛汉从蜀。臧宫驻在骆越的兵少,力不能制。恰遇属县送委输车数百乘至,臧宫夜使人锯断城门限,令车声回转出入至天明。越人候伺者闻车声不绝,而门限锯断,相互告以汉兵大至。其渠师于是奉牛酒以慰劳臧宫军营。臧宫陈兵大会,击牛酾()酒,飨赐慰纳之,越人由是遂安。

  

矫制取兵破延岑

  

    臧宫与岑彭等破荆门,别至垂鹊山,通道出秭归,至江州(今重庆市)。岑彭下巴郡,使臧宫率降卒五万,从涪水上平曲。公孙述将延岑盛兵于()[沈】水(《水经注》日:“沈水出广汉县,下入涪水。”本或作“沉水”及“沅水”者,并非),当时臧宫众多食少,转输不至,而降者皆欲散叛,郡邑复更保聚,观望成败。臧宫欲引众降卒返回,恐为所反。恰遇光武帝派遣谒者带兵诣岑彭,有马七百匹,臧宫矫制取以自益,晨夜进兵,多张旗帜,登山鼓噪,右步兵左骑兵,挟船而引,呼声震动山谷。延岑没料到汉军卒至,登山望之,大为震恐。臧宫因从击之,大破延岑军。斩首溺死者万余人,河水为之浊流。延岑逃奔至成都,其众悉降,尽获其兵马珍宝。光武帝玺书慰劳臧宫,赐吏士绛缣六千匹。(《华峤书》)。自是臧宫军乘胜追北(人好阳而恶阴,北方幽阴之地,故军败者皆谓之北。《史记.乐书》日:“北者,败也。”而近代音北为背:失其指矣),公孙述军降者以十万数。

  

建灭公孙述之功

  

 臧宫平蜀军至平阳乡,蜀将王元举众投降。接着,进拔绵竹,破涪城,斩公孙述之弟公孙恢,复又攻拔繁、郫(繁,县名,属蜀郡。繁,江名,因以县名,故城在今四川彭州I市。郫,音皮)。前后收得节五,印绶千八百。是时汉大司马吴汉亦乘胜进军威逼成都。臧宫连屠大城,兵马旌旗甚盛,于是乘兵入小雒郭门,历成都城下,(张载注《蜀都赋》云:“汉武帝元鼎三年,立成都郭十八门”。小雒郭门盖其数焉),至吴汉营,饮酒高会。吴汉见之甚欢,对臧宫说:“将军向者经虏城下,震扬威灵,风行电照。然穷寇难量,还营愿从它道矣”(《后汉书·臧宫传)))。臧宫没有听从吴汉的劝说,复从原路而归,贼亦不敢近之。进军成门(成都北面东头门),与吴汉并灭公孙述。

   

以功定封朗陵侯

   

    光武帝以蜀地新平定,拜臧宫为广汉太守。建武十三年(公元37),增邑,更封酂侯。建武十五年(公元39),征还京师,以列侯奉朝请,定封朗陵侯(郎陵,县名,属汝南郡,故城在今河南确山县西南三十五里。)建武十八年(公元42),拜太中大夫。

   

因功迁城校尉

   

    建武十九年(公元43),妖巫维汜弟子单臣、傅镇等,复以妖言相聚,入原武城(“维”或作“缑”),劫吏人,自称将军。于是光武帝遣臧宫率北军及黎阳营数千人围攻之。妖贼城中谷食多,数攻不下,士卒死伤。光武帝召集公卿诸侯王问以方略,皆日:‘‘宜重其购赏”。

当时显宗为东海王,独对日:“妖巫相劫,势无久立,其中必有悔欲亡者。但外围急,不得走耳。宜小挺缓(挺,解也),令得逃亡,逃亡则一亭长足以擒矣”(《后汉书.臧宫传)))。光武帝同意东海王的意见,即敕臧宫撤围缓贼,贼众分散,遂斩单臣、傅镇等。臧宫平妖巫凯还,迁城门校尉,复转左中郎将。又击武溪贼至江陵,降之(武溪,水名,在今湖南泸溪县西南武水)

  

求征匈奴帝不许

  

    臧宫因为谨信质朴,所以常见任用。后来匈奴因为发生饥疫而自相分争,光武帝以此而问臧宫,臧宫说:“愿得五千骑以立功。”光武帝笑着说:“常胜之家,难与虑敌,吾方自思之”(《后汉书·臧宫传》)。建武二十七年(公元51),臧宫乃与杨虚侯马武上书日:‘‘匈奴贪利,无有礼信,穷则稽首,安则侵盗,缘边被其毒痛,中国忧其抵突(抵,触也)。虏今人畜疫死,旱蝗赤地(赤地,言在地之物皆尽。《说苑》日:“晋平公时,赤地千里”),疫困之力,不当中国一郡。万里死命,县在陛下。福不再来,时或易失(《左传》)日:“大福不再”。蒯通日:“时者难遇而易失也”。)  岂宜固守文德而堕武事乎?今命将临塞,厚县购赏,喻告高句骊、乌桓、鲜卑攻其左,发河西四郡(谓张掖、酒泉、武威、金城也)、天水、陇西羌胡击其右。如此,北虏之灭,不过数年。臣恐陛下仁恩而不忍,谋臣狐疑,令万世刻石之功不立于圣世”。光武帝不采纳他们的意见,诏报日:“《黄石公记》日,‘柔能制刚,弱能制强’(即张良于下邳圯所见老父出一编书者)。柔者德也。故日有德之君,以所乐乐人;无德之君,以所乐乐身。乐人者其乐长,乐身者不久而亡。舍近谋远者,劳而无功;舍远谋近者,逸而有终。逸政多忠臣,劳政多乱人。故日务广地者荒,务广德者强。有其有者安,贪人有者残。残灭之政,虽成必败。今国无善政,灾变不息(《左传》日:“国无善政,则自取谪于日月之灾”。),百姓惊惶,人不自保,而复欲远事边外乎?孔子日:“吾恐季孙之忧,不在颛臾”(颛臾,鲁附庸之国。鲁卿季氏贪其土地,欲伐而兼之。时孔子弟子冉有仕于季氏,孔子责之。冉有日:“今夫颛臾固而近季氏之邑,今不取,恐为子孙之忧”。孔子日:“吾恐季孙之忧,不在颛臾,而在墙之内也”。)。且北狄尚强,而屯田警备传闻之事,恒多失实(((公羊传》日:“见者异辞,闻者异辞,传闻者异辞”。)。诚能举天下之半以灭大寇,岂非至愿;苟非其时,不如息人”(《后汉书·臧宫传》)。自是诸将莫敢复言兵事者。

    臧宫卒于永平元年(公元58),谥日愍侯。

上一篇:东郡太守东光侯——耿纯    下一篇:捕虏将军杨虚侯——马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