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都太守阿陵侯——任光

发布时间:2014-1-10  来源:本网站  作者:管理员  浏览次数:2816

信都太守阿陵侯——任光

 

任光乃光武中兴名将,明帝时图画功臣,列为云台二十八(宿)将之一。排列第二十四。

 

人生履历

 

任光(公元?——29),字伯卿,新莽末南阳宛(今河南南阳)人。初为乡啬夫、郡县吏。后归降绿林农民起义军。随刘秀参加昆阳之战,击破王寻、王邑等新莽军。后任信都太守,坚守孤城,拒王郎以迎刘秀。被刘秀任为左大将军,封武成侯。谏阻刘秀加入城头子路、力子都军。不久,助刘秀攻克邯郸,讨平王郎,以功封阿陵侯,食邑万户。建武五年(公元29)冬卒。

 

传奇故事

 

任光作为新莽政权的一个基层官吏,险被绿林军杀害,归附刘秀后成为中兴名将。这其中有不少传奇故事。

 

归刘赐为安集掾

 

任光,少忠厚,为乡里所爱。初为乡啬夫、郡县吏(《续汉志》曰:“三老、游微,郡所署也,秩百石,掌一乡人。其乡小者,县署啬夫一人,主知人善恶,为役先后,知人贫富,为赋多少。”)。汉兵至宛,军人见任光冠服鲜明,令其解衣,将杀而夺之。恰被光武刘秀族兄、时为更始光禄勋的刘赐碰到,他见任光容貌忠厚长者,于是把他救了下来。任光因此率党与从刘赐,为安集掾,拜偏将军。更始元年(公元23)六月,他与光武刘秀参加昆阳大战,击破王寻、王邑等新莽军。

 

坚守信都拒王郎

 

更始帝刘玄定都洛阳之后,以任光为信都太守。等到王郎在邯郸称帝,河北的郡国都降服王郎,只有信都太守任光、和成太守邳彤不肯降服,仍然忠于更始政权。当时任光与信都都尉李忠、信都令万脩功曹阮况、五官掾郭唐等(((续汉志》日:“五官掾,掌署诸曹事。’’)同心固守信都城。扶柳县廷掾持王郎发布的檄文,到信都太守府招降任光,任光把他斩首于市,以徇百姓,调发精兵四千人守城,以拒王郎军。

 

率众开城迎光武

 

更始二年(公元24)春,光武刘秀自蓟县城失军南还,狼狈不知奔往那里,听说信都独为汉军抗拒邯郸王郎军,即急忙奔赴信都。任光等狐城独守,恐怕不能保守住城池,听说刘秀到达,大喜,吏民皆称万岁,立即打开城门,与李忠、万惰等率信都官属迎谒刘秀。

 

谏光武加入他军

 

      刘秀被任光迎入传舍后,对任光说:“伯卿,今势力虚弱,欲俱入城头子路、力子都兵中,何如邪”(《后汉书·任光传》)?任光不同意。明确地说:“不可”。那么,城头子路、力子都何许人也?任光为什么不同意加入他们兵中呢?

      城子头路者,东平人,姓爰,名曾,字子路与肥城刘诩起兵于卢城头(卢,县名,属太山都,唐济州县。今山东长清西南,即济南市长清区。),故号其兵为“城头子路”。爰曾自称“都从事”,刘诩称为“校三老”,寇掠河、济间,众至二十余万。更始立,爰曾遣使归降,更始拜他为东莱郡太守(唐莱州,故治即今山东龙口市东黄城),刘诩为济南太守,皆行大将军事。更始元年(公元23),爰曾为部将所杀,众推刘诩为主,更始封刘诩为助国侯,令罢兵归本郡。

      力子都者,东海人也。起兵乡里,抄击徐、兖界,拥众六七万。更始立,遣使降,被更始拜为徐州牧。为其部曲所杀,余党复相聚,与诸贼会于檀乡(曲阜市西),因号为檀乡。檀乡渠帅董次仲始起茌平(县名,属东郡,故城在今山东茌平县西二十里),遂渡河进入魏郡清河,与五校合,众十余万。建武元年(公元25),刘秀进入洛阳,遣大

司马吴汉等击檀乡,第二年春,大破降之。

      就是这么两个人,当时的刘秀为什么要投靠他们呢?这叫做“病急乱投医”,刘秀当时势穷力殆尽,可能想喘口气,也可能想借助他们的力量东山再起。所以,当他听任光说“不可”后,就说:“卿兵少,如何?”任光仍不同意,因为投靠他们两人的兵中,既没有发展前途,

又很危险。因此,他进一步劝刘秀说,兵少不可怕,“可募发奔命,出攻傍县,若不降者,恣听掠之。人贪财物,则兵可招而致也’’(《后汉书·任光传》)

刘秀听从了任光的劝告。于是拜任光为左大将军,封武成侯,留下南阳宗广领信都大守事,使任光率兵随从自己。任光于是多作檄文日:“大司马刘公将城头子路、力子都兵百万众从东方来,击诸反虏”(((后汉书‘任光传》)。并派遣骑兵驰至巨鹿界中。吏民得到檄文,互相传告。刘秀遂与任光等投暮进入堂阳界(堂阳,今河北新河县西),使骑兵各持炬火,弥满泽中,光炎照耀天地,举城莫不震惊惶怖,其夜即降。旬日之间,光武兵众大盛,因攻城邑,遂攻拔邯郸,追斩王郎。于是又遣任光回归信都郡。

 

卒于封爵阿陵侯

 

    建武二年(公元26),光武帝更封任光为阿陵侯(唐李贤注:阿陵,县名,属涿郡),食邑万户。建武五年(公元29),征诣京师,奉朝请。其冬卒。

上一篇:东郡太守东光侯——耿纯    下一篇:豫章太守—李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