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回 遭谗言伏波蒙冤 彰功勋明帝旌表

发布时间:2014-1-3  来源:本网站  作者:四季赞歌  浏览次数:2623

建武十九年正月,河南的单臣等人作乱地方,攻占原武城。帝遣太中大夫藏宫 率北军三万人往讨之。月余不下,帝与重臣商讨,大司马吴汉道:“太平盛世,岂 容贼寇作乱,不如调坚镡军支援藏宫。”东海王刘阳道:“妖巫相胁为乱,势难持 久,其中多有后悔欲逃者,只因围城太紧,无法脱身。可令缓攻、撤围,纵使出逃。 剩下渠魁无助,一亭长可擒耳。”帝遣使命藏宫依东海王之言而行,果如此言,捷 报很快传回京城。由是,帝越发喜爱看重刘阳。

皇太子刘强因生母被废,又见弟弟东海王日益受宠,常怀不安,郅恽进言道: “太子久居疑位,上危孝道,下危自身,从前殷高宗一代明君,尹吉甫千古良臣, 尚因纤芥微嫌,放逐孝子。《春秋》大义,母以子贵,不如引退,奉养母亲,以明 圣教,不背所生。”

太子刘强上表,请让嗣位。帝不允,太子再三恳请,帝方答允,下诏曰:

《春秋》之义,立子为贵。东海王阳,皇后之子,宜承大统。皇太子强,崇执 谦退,愿备藩国。父子之情,重久违之。其以强为东海王,立阳为太子,改阳为庄。

封中山王辅为沛王;中山太后为沛太后。

晋升郭况为大鸿胪。

藏宫屯兵原武县,其宾客杀宗室后潜逃,建武帝闻报大怒,下旨:留爵免官。 时吴汉、邓禹、李通、贾复、马援在座。五人均为藏宫求情,帝方稍息怒。下诏: 贬藏宫为城门校尉。然后对马援道:“朕闻爱卿广留宾客,却不知宾客当中良莠不 齐,久则易生祸端。”

马援道:“臣爱热闹,闲时在府中,百无聊赖,与宾客置酒作歌,乃人生一大 乐事也。”

建武二十年,帝迁阴兴为侍中,未几,又欲令其代吴汉为大司马,阴兴叩首辞 恩,道:“臣不敢惜身,恐损圣德,不敢僭位。”

众臣闻之,无不感佩。

却说洞庭湖西南一带,地名武陵,四面多山,五溪分流,为蛮人所居,称作五 溪蛮。

建武二十三年,酋长单程,聚众掠劫郡县,作乱地方。二十四年春,帝诏武威 将军刘尚率兵征剿,汉兵过处,蛮兵败走,一路势如破竹。刘尚长驱直入,进入山 地。只见满目青山绿林,山道越走越险,山风吹来,瘴气扑鼻,汉兵头晕眼花,疲 惫侵体。刘尚正打算退兵,却不料中了埋伏。山涧、洞中涌出无数蛮兵,将汉兵围 住,双方拼斗惨烈,苦搏半日,汉兵终无法突围。刘尚力竭,被砍死于马下,汉兵 全军覆没。

单程杀了刘尚、灭了汉兵,挥众攻打临沅,县令飞奏朝廷。帝遣谒者李嵩、中 山太守马成率兵前往。汉兵虽为雄师,却已先失地利,数战而不胜,马成屯驻临沅。

帝闻前线战况,召公卿问策,伏波将军马援,自请出征。帝呻吟片刻道:“卿 虽征交址于前,可必竟老矣!”

马援道:“昔廉颇虽老可顿餐斗米肉十斤,臣今年方六十二,尚能披甲驰骋, 不足言老。”帝令殿外一试。马援出得殿外,穿齐甲胄,踩实马蹬,一跃而上,夹 马奔驰一周,回到帝前,滚鞍下马,帝赞道:“矍铄哉,是翁也。”于是令马援率 中郎将马武、耿舒、刘廷、孙永四将,及减刑者四万人征五溪。故旧多来送行,马 援独对谒者杜惜道:“我受国恩,年老日暮,常恐不能死得其所,今受命南征,甘 心瞑目。我一生性直,语言多真。但恐权豪子弟,侍帝左右,或有谗言相加,不得 申辩,耿耿此心,尚不能无遗恨耳!”杜惜闻言,亦多感慨,珍重而别。

汉兵一路南下,抵达隽县,已是年末。马援派人探路,知有两途。一路经临乡 入壶头山而进,险峻而路近;一路从充县而进,地平而路远。马援意从壶头山进山, 扼贼咽喉,插其心脏,速战速决,免得旷日废粮。而中郎将耿舒认为不如由充县进 军,稳扎稳打,可以避险。可避敌所长,击敌所短。将帅各持异议,争执不下。于 是,马援、耿舒各书一折,奏于帝前。帝批按伏波之议。

于是大兵进入临乡,单程闻汉兵抵近,率蛮兵堵截,被马武、耿舒等大杀一阵, 被斩两千余人,方知汉将骁勇。天已擦黑,单程率残众逃入竹林中去。第二日晨, 马援挥汉兵进入壶头山。只见主峰高愈百丈,广袤约三百里,加之水流湍急,千折 百回,无法用船,乃率步兵深入。见蛮兵守于高岭之上,扼住关口,无法攻上。乃 令士卒伐木筑寨。又遇瘴气来袭,马援令军中郎中针刺患者双唇,采薏苡以解毒。 马援想起征伐征侧之事,令士兵四处寻蛮兵之水源,以断其饮水。士兵回报,蛮兵 水源疑在高处,需攻破岭上敌兵方能寻见。马援无奈,只好安心守寨,以待变化。 如此守了数月,天气越来越热,汉兵受不住潮湿热浪,体多生疥疮,马援命士兵凿 山开洞以避酷暑。

蛮兵见汉兵屯驻岭下,却也不敢下山攻寨,时常鼓噪做进攻状,以扰汉兵。马 援身染瘴疾,却也不敢大意,只得时常出来查看,左右见他勤于王事,也不禁潸然。

耿舒见汉兵被困于岭下数月,进无可进,又不退兵,一个个愁眉苦脸,心生不 平,乃作书给大哥。曰:

“前舒上书当先击充,粮虽难运,而兵马得用,军人数万,争欲先奋,今壶头 竟不得进,大众怫郁行死,诚可痛惜!前到临乡,贼无故自至,若夜连续击之,即 可殄灭。伏波类西域贾胡,到一处辄止,以是失利,今果疾疫,皆如舒言。”

耿弇得弟书,奏与帝,帝遣虎贲中郎将梁松奉诏责援,代为监军。

梁松,帝婿也,尚舞阴公主。其父梁统与马援交好。马援在京时,偶染疾病, 梁松过府探望,拜于床前,援高卧于床上,见梁松,反转不视,梁松羞惭而回。诸 子问道:“父亲,梁伯孙乃帝婿,贵重当朝,面俊而心窄,公卿以下莫不惮之,奈 何独不为礼?”援道:“我乃其父之友,他虽贵,我何能失礼以轻其父哉!”于是 得罪梁松。

梁松临行前,上一道奏折,言马援征交址还军时,载一车黄金、珠宝、奇玩, 私吞入府。

建武帝下旨,令梁松奉诏追收马援新息侯印绶。

南方已进入梅雨季节,蛮酋单程知马援曾征讨南国,斩征氏姐妹,又懂解瘴之 术,况汉军将勇兵雄,举一国之力而对付自己,终难讨好。若不生事,仍可每日作 威作福。于今被阻于山中,粮日见少,终不是了局。现山中酷暑渐解,不如归顺, 以复从前。于是派使下山至汉营请降。

此时,马援刚刚病故,监军梁松也已赶到,派军中司马吕种前去受降。单程至 汉营,梁松好生抚慰。班师还朝。

马援灵柩运回洛阳,妻、子不敢报丧,在城西买薄田数亩,草草入葬。宾客、 故人无敢往吊者。

帝以马援私吞财宝之事,问原大司徒侯霸之子侯昱及马武,于陵侯侯昱回道: “征交址时,臣也在军中,见马援载物一车而回,因包裹严实,不知所载何物。” 马武道:“此事,朝中大臣多有知道,由于马援得胜而返,陛下正嘉之,谁敢于此 兴头上讨没趣,所以无人奏言。”

马援妻安葬其夫已毕,和侄儿马严用草绳相连捆手,跪于宫前请罪。帝令解索 觐见,视以梁松奏折,乃知实情。援妻道:“陛下,妾夫君以南方薏苡颗丰粒硕, 可祛风益体,采回一车,欲以为种,请陛下明察。”

援妻回去后,接连上六道奏折,为马援鸣冤,故人宾客更无一人敢仗义执言。

只有原云阳令朱勃,字叔阳与马援同郡,独上奏为马援诉冤,书云:

臣闻王德圣政,不忘人之功,采其一善,不以求全。故高祖赦蒯通,而以王礼 葬田横,大臣旷然,诚不自疑。夫大将在外,谗言在内,微过辄记,大功不计,诚 为国之所慎也。故章邯畏而奔楚,燕将据聊而不下,岂其甘心未规哉?悼巧言之伤 类也!窃见故伏波将军新息侯马援,拔自西州,钦慕圣义,间关险难,触冒万死, 孤立群贵之间,旁无一言之佐,驰深渊,入虎口,宁自知当要七郡之使,徼封侯之 福耶?八年,车驾西讨隗嚣,国计孤疑,众营未集,援建宜进之策,卒破西州。乃 吴汉下陇,冀路断隔,惟狄道为国坚守,士民饥困,寄命漏刻,援奉诏西使,镇慰 边众,乃招集豪杰,晓诱羌戎,谋如涌泉,执如转归。遂救倒悬之急,存几亡之城。 兵全师进,备粮败敌,陇冀略平。而独守空郡,兵动有功,师进则克诛除。先零缘 入山谷,猛怒力战,飞矢贯胫。又出征交址,土多瘴气,援与妻子生诀,无悔吝之 心,遂斩灭征侧,克平一州。间复南讨,立陷临乡,师已有业,未竟而死。吏士虽 疫,援不独存。夫战或以久而立功,或以速而致败,深入未必为得,不进未必为非。 人情岂乐久屯绝地,不思生归哉?惟援得事朝廷,北出塞汉,南渡江海,触冒毒气, 僵死军事。名灭爵绝,国土不传,海内不知其过,众庶未闻其毁,卒遇三夫之言而 成虎,横被诬罔之馋疑吞金。家属杜门,葬不归墓,怨隙并兴,宗师怖栗。死者不 能自列,生者莫为之讼,臣窃伤之!夫明主醲于用赏,约于用刑。高祖尝与陈平金 四万斤,以离间楚军,不问出入所为,岂复疑以钱谷间哉?夫操孔父之忠,而不能 自免于馋,此邹阳之所悲也!诗云:‘取彼馋人,投畀豺虎,豺虎不食,投畀有北, 有北不受,投畀有昊。’此言欲令上天而平其恶!惟陛下留思竖儒之言,无使功臣 怀恨黄泉。臣闻《春秋》之义,罪以功除,圣王之祀,臣有五义。若援所谓以死勤 事者也。愿下公卿,平援功罪。宜绝宜续,以厌海内之望。臣年已六十,常伏田里, 窃感栾布哭彭越之义,冒陈悲愤,战票阙庭。   帝阅奏书,批回朱勃原籍。   明朝诗人袁宏道作《伏波将军避暑石室》二首:

  一
  青山憔悴故将军,
  苔甲年年印水纹。
  受尽蛮烟与瘴雨,
  不知溪上有闲云。
  二
  行尽跕鸢水上头,
  裹尸方始心得休。
  闲驱款段随乡里,
  我亦君家马少游。

阴识光明磊落,为人正派,所用掾吏,皆是贤者,与客私语,从不议论国事, 帝敬重之。建武二十八年,朝会之中,帝问群臣,谁可任太子傅,群臣知圣意,皆 举执金吾原鹿侯阴识。独博士张佚谏道:“今陛下选太子傅,是为阴氏呢?还是为 天下?若为阴氏,阴侯可用,若为天下,应选天下贤才。”帝称善,道:“欲置太 子傅,正是为立太子君主之德,博士饱学之士,今能直言谏朕,必能正太子。”即 下诏,拜张佚为太子太傅,恒荣为太子少傅。

皇太子刘庄见父皇勤于国政,太过辛苦,谏曰:“父皇有禹汤之明,但失黄老 养生之福,愿顾爱精神,怡保天年。”帝笑曰:“朕自乐于此,不知疲倦。”

中元初年正月,建武帝效法武帝于泰山封禅。

中元二年正月,建武帝驾崩于南宫前殿龙椅上。享年六十三岁。显宗孝明帝刘 庄即位。上尊庙曰“世祖”。谥曰:“能绍前业曰:‘光’,克定祸乱曰:‘武’。 此功此德,故谥曰:‘光武’”。

光武帝刘秀戎马倥偬,揽天下英杰为己用,开疆扩土立为帝,复高祖之业,统 一华夏。

建武帝在位三十三年,设尚书处,实行中央集权;令军士屯田;下九道释奴令, 解放奴隶,发展生产;减轻徭赋,恢复三十税一的税收政策;并县四百,裁官员十 分之九;废除地方驻兵制,减裁兵勇,使归田;提倡薄葬,反对奢华;偃武崇文, 以柔道治天下。不失为大有作为的一代明君。

明帝有感朝野盛传,天降天坛星及二十八星宿助世祖平定天下,令太史验其归 属。太史察测后报于帝前:

天坛座六星:
  天杰星横野大将军山桑侯王常;
  天辅星大司空固始侯李通;
  天智星鹰扬将军望都侯苗萌;
  天佐星大司空安丰侯窦融;
  天应星太傅宣德侯卓茂;
  天乐星武卫中郎将军都侯铁源。
  二十八星宿:
  天角星太傅高密侯邓禹;
  天亢星大司马广平侯吴汉;
  天氐星左将军胶东侯贾复;
  天房星建威大将军好畤侯耿弇;
  天心星执金吾雍奴侯寇恂;
  天尾星征南大将军舞阳侯岑彭;
  天箕星征西大将军阳夏侯冯异;
  天斗星建义大将军鬲侯朱祐;
  天牛星征虏将军颖阳侯祭遵;
  天女星骠骑大将军栎阳侯景丹;
  天虚星虎牙大将军安平侯盖延;
  天危星卫尉安成侯铫期;
  天宝星东郡太守东光侯耿纯;
  天壁星城门校尉朗陵侯藏宫;
  天奎星捕虏将军杨虚侯马武;
  天娄星骠骑将军慎侯刘隆;
  天胃星中山太守全椒侯马成;
  天昂星河南尹阜成侯王梁;
  天毕星琅邪太守祝阿侯陈俊;
  天觜星骠骑大将军参蘧侯杜茂;
  天参星积弩将军昆阳侯付俊;
  天井星左曹合肥侯坚镡;
  天鬼星上谷太守淮陵侯王霸;
  天柳星信都太守阿陵侯任光;
  天星星豫章太守中水侯李忠;
  天张星右将军里侯万修;
  天翼星太常灵寿侯邳彤;
  天轸星骁骑将军昌成侯刘植。

时东平王刘苍在帝侧,观后道:“何故没有伏波将军?”明帝笑而不答。

明帝下旨,令画师将册中世祖光复祖业各功臣绘像,表悬于南宫云台,以供人 敬仰。

上一篇: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第59回 施度田建武铁腕 定交址汉越分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