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回 岑征南遇刺升天 大司马克蜀屠城

发布时间:2014-1-3  来源:本网站  作者:四季赞歌  浏览次数:2195

却说延岑、王元、吕鲔、公孙恢率蜀兵出广汉南下,寻藏宫决战。藏宫列阵相 迎,双方在涪水岸边摆开战场。蜀将不知藏宫手段,两员偏将依次上前挑战藏宫, 被一刀一个劈于马下。吕鲔大怒:“敢杀我侄儿,拿命来!”原来第二个战死的偏 将,正是吕鲔亲侄儿。藏宫道:“正要送你爷俩一同上路。”两杆大刀斗在一起。 吕鲔自从投公孙述后,一杆大刀,威震益州。可在藏宫面前连二十个回合都没走完, 手中大刀已被磕飞,拍马逃回阵中。看来侄儿之仇恐怕是难报了。王元乃陇西大将, 一贯好战成性。可自从投靠了公孙述以后,可说是寸功未立,在下辨、河池连输给 马成、盖延数阵。虽然没有战将之间面对面搏杀,但输了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 一直想找机会露露脸,也好让蜀人知道,陇西之地有大将。在广汉城中,便一直鼓 动着南下开战,心道:只要不碰上岑彭,汉将无人可惧。可谁知今天一见藏宫,不 禁叹息:怪不得刘秀将要统一华夏,身边不知聚了多少能征惯战的猛将。吕鲔失刀 败阵,王元是想让延岑能够先上去厮杀一阵,可他哪里知道,延岑早知藏宫无敌, 手下勇将张成就做了藏宫刀下之鬼,自己和张成的武艺只在伯仲之间,先时也败在 其手下,量也不是藏宫的对手。所以坐于马上,仿若泥塑一般。王元见此,心道: 总不能让公孙恢先上前厮杀吧,那可是公孙述之胞弟。无奈,只好自己硬着头皮上 了。战将临敌,最怕心生惧意,惧意一生,未战,便已先输了一筹。王元在藏宫面 前也不过只走了十几个回合,便败回阵中。

此时,只见山中战旗高举,如林蔽山,不知有多少汉兵伏于山上,蜀兵大恐, 继而骚动,汉兵从山上杀下,蜀兵溃乱而逃。藏宫及时杀出,蜀兵大败,被杀、溺 亡数万之众,涪水顿成浊流。

吕鲔逃出战场不知所终,延岑败逃途中接到公孙述调令只带数十骑逃回成都, 公孙恢逃往涪城,王元率残部逃回平阳乡。

此仗,藏宫大获全胜,收降兵近四万人,差不多和汉军等同,已拥有八万大军, 缴获辎重、战马无数。

藏宫顺势占领德阳、广汉,乘胜追击,兵至平阳乡。王元有心归汉,举众而降。 藏宫好生安抚,将自己的战袍解下,亲自披在王元身上,王元感动不已。

藏宫收服王元,稳定了降兵,率军继续北进,攻破涪城,斩杀大司空公孙恢。

岑彭屯兵武阳、藏宫屯涪城、马成驻军武都、吴汉兵占夷陵,已对成都形成了 南北夹击之势。

捷报频传长安。帝大喜,致书公孙述,晓以大义,陈言祸福。公孙述看罢也不 尽叹息,自己苦心经营益州十余载,认为各防线均聚结猛将众兵,加山险水急,固 若金汤。谁知到头来却如此脆弱,竟不堪一击。不过七、八个月的功夫,汉兵已临 成都,看来这十二为期,却是天命。将刘秀书传于大臣看,少常常少与光禄勋张隆 劝谏归降。公孙述大怒:“废兴有命,岂有降天子哉!”众大臣无人再敢劝降。

建武帝知公孙述不降,在做最后的挣扎,却不过是秋后的蚂蚱,蹦跶不了几天 了。命吴汉进兵汇合岑彭,攻打成都,遂起驾返回洛阳。

岑彭率兵北上,将抵广都,天色已晚,命依彭山扎营。

延岑知岑彭前来,进言道:“陛下,汉将岑彭、藏宫均万敌之将,隗嚣帐下猛 将虽多,均非岑彭对手,至今胆寒。冀江王田戎亦败其手,今即前来,阵前难以胜 他,不如仿环安之计,潜客刺之。”

公孙述道:“朕亦早闻岑彭、马武、朱祐、藏宫之名,知均非常之将也。今岑 彭、藏宫二人均在蜀地,朕难以安寝,爱卿之言甚妙,不如潜两客分往之。”

延岑道:“陛下,此必个中高手,否则,无济于事。”

公孙述道:“汝宁王笑蜀地无人乎?”

延岑干笑两声,道:“蜀地多贤俊,天下闻名耳!”

公孙述道:“岑彭、藏宫若死,汉兵必退。”

监军郑兴来见岑彭,道:“大将军,此地地名不祥,不如移营。”岑彭道: “谓之何名?”郑兴道:“我已问过此地百姓,告曰:‘彭亡’。”岑彭闻彭亡二 字,半晌方语:“其名甚恶,只是天色已晚,营盘刚扎好,若突然移营,军士不知 情由,于军不利。不如明早东去,择地扎营。”

后半夜,巡营校尉突然见一黑影,身轻如燕,滑营而出,忙率人追之,已然不 见,疑是自己眼花,却也不敢大意。于是不敢声张,直接亲报岑将军。只见征南大 将军已被刺身亡。郑兴急忙起来,急派人奏报洛阳,并告藏宫、吴汉、马成处。郑 兴不懂军事,军中又无大将,无法继续开战,命连夜收拾向南退兵。

却说藏宫军中有一蜀军校尉满身带伤前来投降,问其缘由,回道:“少常常少、 光禄勋张隆劝公孙述降汉,被骂退。我于军中发了几句牢骚,被小人告密,公孙述 本欲杀我,被大臣们劝住,于是被鞭挞五十。我忍不下这口气,潜出投奔将军。”

藏宫双目炯炯,直射对方双眼。然后,一声大喝:“给我拿下!”军中刀斧手 拥上,将来人拿住。来人大叫:“将军!莫疑,我说的均是实话,真心归降!”藏 宫道:“你此来诈降也,我来破你,叫你死而无憾!大战在即,岑彭已兵临广都, 你乃获罪受刑之人,如何能出得成都!推出去斩了!”来人仰天大笑,道:“我获 罪于公孙述,诚心归汉,将军纳叛,方能收蜀人之心,何故拒人千里之外。城门校 尉乃我把兄,如何出不得城!”藏宫道:“此言足不可信,好,听我再言,你受挞 五十,所伤非轻,即便能出得了城,如何不投几十里之外的岑彭,而越过新都、广 汉郡、什邡、绵竹,颠簸二百余里,舍近求远哉,你身上的伤,定是将到涪城而行 的苦肉之计,如何满得过我!”来人仰天长叹:“此计不成,乃天意也,虽死无憾!” 藏宫命将此人斩首。欲发兵以应岑彭。

未过一日,藏宫闻报岑彭在“彭亡”被刺身亡,郑兴已退兵。武阳、鱼涪津一 带又归公孙述。大惊,遂按兵不动,固守涪城。

建武帝刚回到洛阳,岑彭遇刺身亡的消息也报至京都,建武帝感到一阵揪心之 痛,征陇伐蜀,将星频陨。岑彭乃无敌战将,熟读兵法,晓天文知地理,带兵有方, 且军法严明,善待百姓。帝目中含泪,对大臣们道:“前失征西,今失征南,若失 左膀右臂,朕心如何不痛!”行国葬之礼,谥曰:“壮侯。”命其子岑遵嗣其爵, 后徒封细阳侯。

邛谷国王任贵,最是敬重岑彭,知岑彭逝,遣使行数千里献贡洛阳,又送给岑 彭家眷珍物无数。

后来,蜀地百姓敬哀岑彭,在武阳为其立庙,四时祭祀。

十二年正月,大司马吴汉闻岑彭遇害,一路急行,抵近鱼涪津。郑兴率兵迎着, 合二为一。吴汉号令全军,为征南大将军报仇,攻打鱼涪津。汉兵勇气倍增,不出 一月,将鱼涪津夺回。蜀军守将公孙永、魏党退入武阳。吴汉乘胜追击,将武阳围 住,猛攻猛打。公孙述派其女婿史兴率五千兵支援武阳。又被吴汉尽数消灭,亲斩 史兴。数月后,攻克武阳,又追敌至广都。到了九月,威虏将军冯峻攻拔江州,生 擒田戎。率兵汇合吴汉攻打广都。武阳东南各城均归汉。冯峻来援,汉兵更盛,数 日后,占领广都。公孙永、魏党逃回成都。

藏宫知大司马进兵,也发兵过涪水桥西进,攻下绵竹,又渡过湔水占领繁县, 已离成都不足百里。

建武帝接到战报,诏谕公孙述曰:

往年诏书比下,开示恩信,勿以来歙、岑彭受害自疑。今以时自诣,则家族完 全,若迷惑不悟,委肉虎口,痛哉奈何!将帅疲倦,吏士思归,不乐久相屯守,诏 书手记,不可数得,朕不食言。

建武帝恐吴汉骄兵轻敌,诏告曰:

成都十余万众,未可轻视,但坚据广都,待其来攻,勿与争锋。若不敢来,卿 转营诱之,须其力疲,方可击也。

公孙述不降,吴汉未听帝言,留五千兵与郑兴守广都,分兵一万五千与刘尚屯 于江水南岸,自率三万屯于江北,两军相隔二十里以为犄角。

建武帝闻吴汉违诏出兵,分屯于江水南北,大惊:“吴公治兵,差强人意,只 是有时太随意了。”以诏责吴汉,曰:大司马千条万端,何意临事悖乱?即轻敌深 入,何故于尚隔江立营?事急则不复相及。贼若出众兵攻卿,又以兵制尚,则败事 成也,急引兵,还广都。

延岑知吴汉分营于江水两岸,大喜道:“吴汉不知兵法,乃取败势也。”急奏 公孙述。述派大司徒谢丰、执金吾袁吉率蜀兵十万攻打吴汉。着延岑统兵两万攻打 刘尚。谢丰使袁吉领三万人马攻吴汉北营,吴汉率兵出寨迎敌,双方展开厮杀,苦 战半月。谢丰率七万人马出成都市桥铺天盖地杀向汉兵。汉兵虽然征战多年,经验 丰富,又有数千铁骑,可好汉敌不住人多,吴汉抵敌不住,又不见刘尚来援,知此 时刘尚必被牵制,败回营中。折去人马五千多。

谢丰、袁吉顺势将汉军北营合围。

吴汉对郑兴及众将道:“我与诸君越险阻而转战千里,所攻必克。今兵临成都 却与刘尚两处受困,声援隔绝,其祸难量。只有潜师到江南,与刘尚合兵方能御敌。 若能同心协力,人自为战,大功可成;如其不然,一败涂地。成败之机,在此一举, 愿诸君努力。”众将听令,分头准备。高峻道:“大司马,敌兵围寨,无可潜也, 我军若冲营而去,蜀军必尾追而击,秋水湍急,船又随刘尚渡到南岸,我军无船, 势难渡过江水,敌兵盛,我却无所归依。”

郑兴道:“威虏所言是也。”

吴汉也觉得这是个问题,敌兵围营,两三万大军似不可能潜出营寨而无声无息, 只好下令,高悬免战牌,等战机之变化。

谢丰督兵数番攻寨,攻了三日,无法攻入,汉兵只守不出,谢丰料汉军粮少, 不可持也。乃与袁吉分营,令袁吉切断吴汉和广都城的联系,又分兵两万把守北边 大路,以防藏宫来援。

却说刘尚被延岑攻之甚急,本指望大司马相援,却获知吴汉遭受着更大的麻烦, 蜀兵以十万之众击其三万,败回营中,固守自保。

刘尚与延岑兵力相若,两军对峙,虽数次交锋,均无大军拼杀,刘尚似乎琢磨 出点味儿了。己不动,敌也不动,并数次派兵袭烧自己船只,这意图太过明显。就 是要将自己拴在这里,无法支援北营,以使谢丰十万蜀兵消灭吴汉主力。若让敌阴 谋得逞,那么自己这一万五千人和广都则必即刻遭难。敌人越是不让自己汇合吴汉, 则越是说明两军汇合的必要性,看来关乎这场战争胜败的一个重要筹码就在自己这 里。自己的动向很大程度上会决定这场战争的走向,不能等下去了,两营中军粮均 不足月,必须尽快渡江水而北上,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,发动突然袭击,打击袁吉。 想透了这一层,刘尚大喜。夜已深了,刘尚传军令:“人衔枚、马裹蹄、轻装出营, 迅速登船过江。”刘尚临走叹道:“营中之物都留给延岑吧,也算他没有白忙活一 场。哎,太可惜了,还真有点舍不得。”

刘尚渡过江水,悄悄摸进蜀营,突然发起猛攻,蜀军顿时大乱。刘尚趁乱率兵 深入,杀至袁吉大帐。袁吉以为吴汉偷袭,出帐跨马,一看方向不对,刘尚已来到 眼前。袁吉猝不及防,被刘尚一刀劈为两段。刘尚指挥汉兵向北杀去,以图会师吴 汉。吴汉此时已闻南边杀声大作,营中汉兵也整装待发。吴汉借着月光见是刘尚, 大喜道:“好个武威!”命汉兵出营杀敌。吴汉率数千铁骑纵马驰骋,专拣蜀兵人 多处杀,正遇众蜀兵裹着谢丰,吴汉挥刀一指,铁骑冲杀过去,谢丰死于乱军之中。

蜀兵没了统帅,败回成都,延岑闻江水对岸喊声连天,知发生了战事,忙起兵 至刘尚营,营却已空矣!又探知谢丰、袁吉阵亡,忙略加收拾,退回成都。

吴汉令刘尚屯驻北营,自率大军返回广都。此时,帝责吴汉诏书送到广都,吴 汉观后,递于郑兴,对郑兴及属将道:“昔耿弇守临淄而不攻剧,引张步倾巢而出, 终成大计,帝倍加赞赏。今令我守广都而等公孙述来攻,异曲同工哉。未听帝言, 果有此败,折损数千好儿郎,我之罪也!”又不禁感慨:“今上乃一代圣君,洞察 数千里之外军机,如同亲临一般,用兵之娴熟,我等终不及。”郑兴道:“圣上自 幼受高人指点,太学四载,苦读兵书,乃适逢其时也。兵法之玄妙,变化之万千, 可以说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可正确的方法往往只有一种,圣上每每均能洞 若观火,实乃圣明。”

吴汉道:“圣上多次下诏,令我等奏折之上不可称圣,却不知其‘圣明’早已 铭刻在臣子的心中矣。”

吴汉以书责己,派人送往帝都,请圣上降罪。

建武帝回书曰:“公还广都,甚得其宜。述必不敢分兵略尚而去击公也,若其 攻尚,公则击之,蚕食其兵,值其危困,破其必矣!”

拜谒者张堪为蜀郡太守,迁藏宫为广汉太守,送七千匹战马及缣帛等物至广都。 张堪,字君游,南阳宛人。早孤,十六岁时,将父遗家财数百万送与侄儿,遂至长 安受业。志美行厉,誉为“圣童”。后经来歙荐之,拜为郎中。

吴汉不再擅自动兵,不折不扣地执行帝令,坚守北营和广都。可公孙述却忍无 可忍,卧榻之处,岂容他人酣睡。视吴汉为眼中钉,肉中刺,若不拔除,当真是寝 食难安。见吴汉按兵不动,于是派兵攻打刘尚。吴汉见蜀兵来攻,方才出城杀敌。 一个多月,八战八捷,蜀兵惧,逃之甚众。公孙述没有援兵补充,又须保成都,无 力出击。吴汉率兵直抵成都城下。

公孙述不知所措,急召延岑问计,延岑道:“男儿当死中求生,怎可坐以待毙? 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可倾资募勇,决一死战,击退汉兵,财物复可聚也,何 足介怀?”

于是,公孙述重金募士,应募者八九千人。延岑挑选其中校尉及下级军官、壮 汉五千人,组成黑豹敢死队,余者均发赏金以褒之。

公孙述令延岑率一队人马出东门绕行,攻击吴汉后队。命黑豹敢死队为先锋营, 亲率大军出南门,从城中杀出。

吴汉不知就理,拍马上前挑战,却不料敌先锋营突然一声呐喊,一窝蜂涌来。 吴汉忙号令长枪兵前移,自己挥刀猛杀。却感觉这股敌人绝非一般士兵,只见这股 敌人已跃过自己冲入后面阵中,无不以一当十,杀的汉兵无法招架。一群敢死队员 围着吴汉拼杀,汉兵们只顾了前面,哪料延岑又冲后军,汉兵顿时崩溃。吴汉也杀 出一条血路而逃,正逃间,不防被乱军挤落下马,跌入水中。吴汉情急生智,眼明 手快,一把拽住马尾,被战马拖出水坑,翻身上马,逃回广都。经清点军士,损失 近两千人。

广都只余七日军粮,吴汉对郑兴道:“今方败,粮不足,于战不利,不足暂退 武阳。”郑兴道:“帝已遣使前来,将至广都,不如候使者至,看圣意再定,如何?” 吴汉道:“然。”

张堪来到广都,知吴汉有退兵打算,道:“大司马,广都地处最前沿,大司马 坐镇广都,成都早已乱作一团,我在来的路上已知蜀军大将程乌、李育已归降马成, 武都已归汉。藏宫已经准备南下成都,这场大戏即将上演最后一幕。东、西均已归 汉,道路畅通,无粮则可以征调。”吴汉遂止退兵之意。

十一月一日,探马来报:“成都大批蜀军已往城北集结。”吴汉道:“定是藏 宫兵临城下,戏该开演了。”

不一日,藏宫只带二十余亲兵来到广都,吴汉道:“你现在可是兵强马壮了。” 藏宫道:“属下前来听大司马调遣。”吴汉大喜,命摆酒相迎。吴汉道:“将军来 的正好,正要与将军商议破成都之计。成都城坚粮足,为公孙述伪帝都,又有精兵 数万,恐不易攻破,不如行调虎离山之计。将蜀军引出城后消灭,如何?”藏宫道 :“大司马所虑是也,我也是这般想法。”吴汉又问郑兴、刘尚等,众人附议。吴 汉道:“好,那就这样定下来,藏将军回去后依计而行。我这里给他来个装惧示弱, 以骄其兵,瞧准时机,给他下个狠手。”

宴罢,藏宫准备回去,吴汉道:“将军身边卫士太少,可改他道返回,来道恐 有伏兵。”藏宫道:“谢谢,料也无妨。”

藏宫艺高人胆大,顺着来路返回。蜀将知藏宫难惹,无人敢提议设伏。藏宫一 行安然回到大营,召刘歆、杨翕道:“城北蜀将为谁?”刘歆回答:“延岑。”藏 宫道:“大司马已定下调虎离山之计,将蜀军调出城外歼之。可延岑这小子猴的很, 我若亲去挑战,必闭城不出。明日由刘将军前去挑战,只许败,不许胜,将延岑引 入伏击圈中。”

第二天,刘歆依计率兵到城下挑战,延岑率兵出城列阵。二人斗有二十余合, 刘歆诈败而逃。延岑督兵追杀,只赶出五六里地,延岑便令鸣金收兵。

藏宫见延岑不上当,又派杨翕相诱,延岑也是得胜便回。如此三番不见效,藏 宫道:“延岑在军旅中厮混多年,早已成了兵油子,这诱敌之计对他来说真的不好 使,不如我明日亲自出马,在阵前将其斩首。”

第二天,藏宫亲自到城下挑战,延岑见是藏宫,闭门不出,来到城楼上道: “藏宫,你所行雕虫小技,如何瞒得了我。”命抚琴摆宴,自在城楼上饮酒赏乐。 藏宫无奈,下令收兵。

公孙述令黑豹敢死队为先锋攻打刘尚,吴汉、刘尚闭营不战。公孙述只道汉兵 被打怕了,又知延岑三合三胜,大喜,重赏延岑及将士。命卜者测吉凶,卜出“虏 死城下”四字。公孙述大喜,道:“此应汉虏必矣,不是吴汉,就是藏宫。”命延 岑出城击藏宫,亲率大军攻打吴汉。

吴汉用兵,常将铁骑伏于中军,等前方厮杀多时,方令铁骑前冲,收效颇大。 吴汉铁骑和蜀兵黑豹敢死队的威力只在伯仲之间,上次战败,是因毫无防备,又遇 延岑偷袭后营所致。

吴汉在城楼上远远看见蜀军中有一黄罗伞盖,料定必是公孙述亲自出城督战。 将护军高午、唐邯叫到跟前,一指远方道:“你们看,其中军位置有一黄罗伞盖, 必为公孙述也,我留下一千铁骑给你们,待一会儿开战,不管前面杀的多么激烈, 你们也不许眼馋,更不许掺和,只管冲其中军,哪怕只剩下一人,也要将公孙述首 级砍下!”二将挺身回道:“遵命!”

吴汉令黄头、吴阿率铁骑营为先锋出城杀敌。

高午、唐邯随大军最后出城,缓缓绕过大军和厮杀的战场,突然加速,直扑蜀 中军,像一把短刃刺入肌体,向前挺进。公孙述忙调兵拦截,蜀兵一批批倒在刀枪 之下。公孙述见事急,刚要退逃,高午已杀至眼前,此时那容其逃走,拼了性命前 冲,挑翻数员卫兵,大叫一声:“丑贼,还我岑将军命来!”一枪刺入公孙述前胸, 枪尖透体而出。公孙述身着厚甲,锁住枪头,高午一时难以拔出,被公孙述卫兵砍 为肉泥。蜀兵忙将公孙述救回城中。刘尚也早已从北营杀出,蜀兵知公孙述出事, 败回成都。

是夜,公孙述死于成都宫中。时乃建武十二年十一月十八日。

延岑终是难撑,举城降汉。

吴汉、刘尚勒兵入成都,藏宫自请屯兵城外。张堪入城后,验库藏,收珍宝, 悉条列上,毫无私匿。吴汉下令:族灭公孙氏,诛延岑及家眷。又于二十一日下令 :屠城。将锦宫付之一炬,化为灰烬。将公孙述首级送至洛阳。

上一篇:第60回 遭谗言伏波蒙冤 彰功勋明帝旌表    下一篇:第57回 伐陇地征西星陨 征益州水陆并进